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她用爱为400多个“天线宝宝”传声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6日07:32 来源: 楚天都市报

不顾家人反对从事特教工作 13年不放弃一个听障孩子

她用爱为400多个“天线宝宝”传声

李溶溶和宝宝一起学唱歌做游戏

李溶溶教听障孩子学发声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陆缘 通讯员 王夫之 闻政 田勇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邹斌

因听力障碍而植入人工耳蜗或戴了助听器的孩子,俗称“天线宝宝”。他们并非不能说话,而是不会说话,需要耐心细致地康复训练。

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小葵花康复中心,90后特教老师李虹葭是一名“传声天使”,从业13年让400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听障孩子发声说话、回归社会。因小名叫溶溶,大家平时都叫她李溶溶,她又被孩子们亲切地叫“溶溶妈妈”。她为每个孩子量身定制康复计划,并将教学视频发到短视频平台上,总播放量近4亿人次,千万网友深受感动,称她是“天使老师”。

1

2岁宝宝第一次发出“啊”音

李溶溶蹲在地上,右手拿一小块面包,张开嘴大喊了一声“啊”,假装将面包放到嘴里吃掉,以表示奖励。随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和一旁的助教老师演示一遍。

坐在对面小板凳上的“天线宝宝”希希(化名)却全然不理会,哭着伸出小手要去抢她手中的面包片。一来一回两分钟后,希希还是发不出“啊”的音。有那么一瞬间,李溶溶感到有些气馁,旋即调整状态,继续耐心教希希发音。

“啊……”五分钟后,2岁3个月的希希第一次自主发出了这个音,一旁的助教开心地拍起手来。1月4日,希希第一次上李溶溶的课,他耳蜗畸形及听神经发育不全,听不见任何声音,也很难像正常人一样学习说话,要靠植入的人工耳蜗感知声音。

“刚开始开口会很难,他不知道如何用声带发力出声。”李溶溶说,于是她让希希摸她的声带,感受它的振动,“对普通孩子来说很简单的发音,听障宝宝要训练几百甚至几千次。”

课程结束,蹲了半个多小时的李溶溶站起瞬间有些头晕。缓了一小会儿,李溶溶走到外面,与在外等待的希希父母交流。听说孩子能有意识发出“啊”的音后,他们十分开心。

希希妈妈取下口罩,满含着泪水提议一家三口与李溶溶拍张照片,“等希希毕业那天再拍一张,到时候将两张照片合在一起,一定很有意义。”希希妈妈怀着无限希望说。李溶溶自信地告诉她,大概只需要半年,希希就会完全不一样。

李溶溶是有这份自信的,从志愿者到职业听障特教康复老师13年来,400多个听障宝宝达到能和同龄孩子正常交流水平,从她这里毕业并回归社会。

2

她曾因父母反对离家一年多

李溶溶的声音温柔细腻,略带着娃娃音轻声细语和听障宝宝交流。“我的朋友同学都说我没有长大。”大学主修建筑学专业的李溶溶笑着说,自己的声音还停留在18岁。

2008年,18岁的李溶溶上大一,有次在电视上看到康复中心招募志愿者。带着好奇,她应聘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当志愿者第一天,李溶溶发现阳阳(化名)头上长满了癞痢,就去药店买药水。生疮的地方搽了药直冒泡,阳阳却坚强地咬着嘴唇没有哭,这让李溶溶记忆深刻。

原来阳阳不仅听力障碍,还是唇裂儿。由于家里贫困,阳阳没条件安装人工耳蜗,不会自主发音。在康复中心学习近一年,阳阳能和同龄人正常交流,并且在康复中心老师带领下,变得非常阳光开朗。李溶溶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决心留在这里工作。

李溶溶是家中独女,起初父母并不理解她的选择。父亲第一次来康复中心看她时特别窘迫,“当时一个宝宝拉肚子,他在前面拉,我在后面收拾,一屋子到处都是脏脏的。”李溶溶回忆说,父亲看到自己悉心呵护的女儿这么辛苦很生气,要她立即辞职回家。

与家人大吵一架后,李溶溶从武昌的家搬了出来,独自在康复中心附近租了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地下室。“当时一个月工资800元,房租一个月200元,两个板凳一搭,中间放几块木板就是床。”李溶溶说,一年后父亲又来看她,想好好了解女儿的工作。在教室外,一位老人拉着她父亲的手一个劲儿说:“感谢你有这么个女儿,溶溶老师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

原来,老人的孙子也是听障宝宝,在李溶溶的努力下,已经能开口说话,与常人无异。后来父亲把她拉到一边叮嘱,要她一定好好对待这份工作,不要凶孩子,不能辜负家长。为此,父母不仅就近给她重租了大房子,还给她买了一辆车方便出行。

有了家人的支持,李溶溶全身心投入这份事业,努力学习专业知识,丰富教学技巧;还参加各种培训,以及各类相关职业资格认证考试。

3

3岁孩子第一次叫“妈妈”

李溶溶所在的小葵花康复中心,是一所面向全国招生的听力康复机构,常年有近200个听障、唐氏综合征、发育迟缓的宝宝。她的学生从两岁到七岁不等,都是听力障碍最严重的,“每个宝宝都寄托了一个家庭的希望,我不会放弃他们任何一个。”李溶溶说。

上个月,在7岁航航(化名)的毕业会上,孩子妈妈紧握着李溶溶的手说:“溶溶老师,你知道吗?我们准备放弃的,你这里是最后一站。”去年初,妈妈独自带着航航从广东来江夏纸坊找到李溶溶,此前6年四处求医,航航都无法开口说话。而在这里,航航第一次开口叫爸爸妈妈。

3岁的恒恒(化名)曾让李溶溶产生自我怀疑。进入康复中心前,每个宝宝都会进行评估,当时恒恒的评估没有通过。李溶溶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恒恒妈妈就大哭:“我和丈夫都是教师,这么多年把几千个孩子教育成人,怎么就教不好我的孩子呀?”“让孩子留下吧,我来想办法。”李溶溶说。

按照她的经验,一般只需要一节课时间,她就有办法让听障宝宝开口发音。可她使出浑身解数,一个半月后,恒恒还是闭口不言。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日常课上,恒恒毫无征兆地喊出了“妈妈”,在场的老师都惊呆了,“然后尖叫不已。”李溶溶回忆,而在教室外的恒恒妈妈蹲在地上,哭成泪人。

“不是我们在教孩子,而是孩子给了我们希望。”李溶溶说,从那以后,她坚信没有一个孩子是她教不会的。

4

教学视频总播放量近4亿人次

2019年5月,李溶溶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听障教学视频,点赞量高达48万余。到目前,她已发布数百条教学短视频,有近79万粉丝,总播放量近4亿人次。

这还得从听障宝宝晶晶(化名)说起。当时晶晶在学校上全托班,晶晶妈妈想念孩子,就请李溶溶拍一些晶晶上课和生活的日常。晶晶妈妈把视频发到抖音上,得到数万网友点赞,一个多星期后,学校一个老师告诉李溶溶她“红了”。李溶溶去翻看晶晶妈妈的那条抖音视频,发现有不少留言都在咨询康复知识,她便一一回复,常回复到凌晨一两点钟。“为何我不自己注册一个账号,发布教学视频呢?”李溶溶一想,索性自己来。

前段时间,李溶溶收到一束山区支教老师寄来的鲜花,里面有张小卡片写着“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原来,这个老师班上有个听障孩子,他看到李溶溶的教学视频后,便想着用视频中的方法试试。在失败了上万次后,孩子突然有一天对老师说“老师,我想要喝水”,让老师惊喜不已。

“爱是可以传递的,那束花也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李溶溶说。去年夏天,有个高考学子私信她说志愿报考了特教专业,这更让她觉得自己发教学视频是有意义的。

这些年,有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应聘特教老师,但留下来的很少。“光有爱心不行,还得坚持。只要有一个孩子需要我,我就会在康复教育的道路上走下去。”李溶溶说,很庆幸18岁时接触到可爱的听障宝宝,也很感谢遇到的每一个孩子。

【纠错】编辑:贾方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91亚洲精品日韩中文二区